信用中国(河南温县)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用学堂详情 -> 信用研究详情

推进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发布时间:2022-05-23

  • 点击分享到:
  •    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供需有效衔接的重要保障,是资源优化配置的坚实基础,对促进国民经济循环高效畅通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在经济发展质量、效率、动力等方面的改革都需要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的支撑。

      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 

      社会信用体系一般被视为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重要抓手,经历了市场体系、信用体系、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几个阶段。狭义的社会信用体系仅指作用于经济领域的信用风险保障体系,主要解决信用交易的安全和效率问题。而广义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一种有效的社会与经济管理机制,通过对市场主体信用记录的采集、分析、预警等,解决经济和社会生活中信用信息不对称问题。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副主任杜丽群表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具有中国特色,既包括具体的征信体系,又包括与之相适应的市场制度、监管制度、社会环境、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等内容。

      具体来讲,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除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等领域外,还包括诚信教育与诚信文化建设、以奖惩制度为重点的社会信用体系运行机制等内容。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田侃认为,社会信用体系应是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从构成要素看,应包括健全的信用机制、完善的信用记录、高效的信用基础设施、多元的信用产品与信用服务供给、浓厚的信用理念。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信用管理部主任韩家平表示,社会信用体系的应用场景至少涵盖了政府等公共部门开展的信用监管、行业组织等开展的信用自律、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等开展的信用监督和信用服务,以及企业等市场主体开展的信用经济和信用管理等。

      在学界看来,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应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既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手段,也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抓手。田侃表示,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既能为社会治理创造环境、提供支撑,还能为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优化资源配置提供坚实基础和重要保障。

      高质量的社会信用体系有利于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提供支撑。杜丽群表示,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可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解决市场交往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同时,它是我国社会治理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强化科研诚信和知识产权保护 

      科技创新活动是人类活动的重要方面,而科研诚信建设为科技创新提供良好氛围,知识产权保护建设为科技创新提供了经济激励和制度保障。可以说,科研学术和知识产权领域的信用建设是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中之重。

      科研诚信是创新的基石,是实现世界科技强国目标的重要基础。强化科研诚信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建设,是健全的信用机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正如田侃所说,抓住了科研诚信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就相当于牵住了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牛鼻子”。

      科研诚信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直接关系到我国创新发展战略实施。杜丽群表示,没有完善的信用机制保障,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科研成果;没有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市场主体创新的积极性就会受到影响,也很难吸引高水平的企业、技术和人才,而这些都是目前我国在畅通国内大循环中面临的主要问题。

      健全信用机制的核心是健全“信用发现机制”和“信用奖惩机制”。韩家平表示,通过依法归集共享、公示、评价科研主体信用信息,可以实施科研信用风险分类精准监管,实现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促进和保障现有法规、契约和科研道德的有效落实,从而有效保护知识产权、促进创新发展。

      建设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 

      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十四五”规划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搭建了整体框架,是我国建设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依据。当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一些基础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了重要进展,比如全面推行了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建成了一大批信用基础设施,实现了全国范围内公共信用信息的归集共享等,同时也存在着法治建设滞后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

      比如,当前我国缺少与信用制度直接相关的立法,实际操作中大都按照部门规章来运行,极大地制约了征信活动的顺利开展。同时,各地区、各行业的信用信息采集和信用平台建设标准各不相同,给信用信息共享以及国家信用平台归集地方信用信息带来很大困难。对此,杜丽群认为,需要规划设计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打破部门和行业壁垒。此外,我国商业征信机构发展落后,信用服务产品单一,需要加快征信业市场化改革步伐,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信用评级机构。

      我国信用修复机制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信用修复在资格审查、过程监督、结果认定等诸多环节缺乏明确规范和统一标准,这需要进一步探索建立有利于自我纠错的信用修复机制。韩家平建议,应加大信用便民惠企、信用促进金融和信用服务实体经济工作,大力发展信用经济,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和应收账款拖欠问题。此外,还需要编制出台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形成覆盖全部信用主体、所有信用信息类别、全国所有区域的信用信息网络;建立健全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和企业信用状况综合评价体系,依法依规编制出台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

      田侃认为,建设高质量社会信用体系,要加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科技和信息技术投入,加强对信用信息数据的统一规范管理,打破信息孤岛,建立健全覆盖全社会、多元化的社会信用体系。目前,我国信用行业协会作为一种中介性社会组织的作用发挥得尚不充分,未来需要高度重视信用行业协会的建设,强化信用服务机构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能力。新时代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一方面,要继承和发扬我国优秀信用文化,另一方面,要面向社会公众和专业人员,普及信用知识,培养专业人才。此外,政府应以身作则,引领形成崇尚诚信,践行诚信的良好社会风尚。(卫思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